快过年了,我提前踏上了回乡的火车。在城市拼搏一年,回头想来,什么也没赚到,反而丢失了在乡下的那份纯真。

  这已经是我第N次坐火车了。每一次坐火车,我都会很享受沿途的风景,或者来一次艳遇啥的。

  可是这一次,心里总有些异样的感觉。我的车票上写着:4号车厢44座,而我上车的时间是晚上20:44。

  也许这只是巧合吧,是我自己想太多了。

  上了火车,我的44座旁边是个妖艳的妹纸,皮肤很白,不知是天生如此还是没有营养,看起来白得不自然,没有血色。看了她一眼后我便开始放行李,可是行李架太高,我这149的个子根本够不着。

  结果旁边那个妹纸果断过来帮我,我们一起把行李托上去的瞬间,我不小心碰到了她那白皙光滑的手背,冰冰凉凉的,目测真是身体不好气血虚弱。

  火车上开了暖气,才不一会儿,我就开始发热了脱掉外套放在座位上。由于路程不是特别远,也就没买卧铺票,能省一点是一点吧。

  约摸一个小时左右,火车到了一个小站。这时上来一位40多岁的中年妇女,打扮很是时髦。

  脸上还化了厚厚的一层妆,颜色接近惨白,眼圈部位化得特别黑,唇彩却又特别红,像血液的那种腥红色,有点像死人妆,难道最近开始流行这种妆容了么?

  由于她坐我对面,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不想眼神碰到会太尴尬,于是便给了她一个我自认为很甜美的笑容。可她看我的眼神却一点笑意没有,反倒让我感觉像是进入冰窖般刺骨寒冷,28度的暖气我居然出了一身冷汗,此时我只能僵硬地把头低了下来。

  她旁边上来的是一位50多位的大叔,拄着拐杖,还有一位婶婶带着两个孩子扶着他,这位大叔看起来很面善,好像在哪儿见过似的,也许长得很普通的原因吧。

  两个孩子目测大的女孩儿10岁,小的男孩儿4岁。看打扮就是农村那种很纯朴的农民,由于我是大山里出来的孩子,所以对他们四个便产生了好感。

  火车一个站一个站地过去了,可是这空调却越来越热,我都恨不得脱掉全身衣服跳进小河沟里去洗澡了。可是过了这么久,为什么车厢的其他人都不热呢?都没见他们出汗,也没见他们脱外套。

  实在是受不了这种闷热,我起身往洗手间走。洗手间门口有两个穿黑衣服的男人在抽烟,我从他们中间过去的时候,隐约看到他们脸上闪过一抹危险的阴笑。

  突然心里咯噔跳了一下,很不是滋味。匆忙进了洗手间,方便完后立马转身准备回车厢。

  站在车厢头,看到车厢全貌,我打了个冷颤!所有的人居然都穿着黑色的衣服,而且裹得特别紧,特别厚。

  当我望向他们的时候,所有人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从他们的眼中,我看到了同情,可怜,还有幸灾乐祸。刚刚的闷热消失不见,我也裹了下衣服,立马回到了座位上。

  原来不知什么时候,车厢内暖气已经关了。车厢音响传来乘务员的声音:亲爱的各位旅客,由于列车暖气设备突然出现故障,暂停供暖,请大家见谅。

  原来是这样啊。。。坐上座位,疑惑中又带着一丝无聊,不想去想那么多。

  于是拿出手机玩。

  旁边的妹纸也在玩手机,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偷偷瞄了一眼,只见她手机屏幕上突然出现了一张惨白的脸和一双带血的眼珠!

  尼玛啊,原来是在看恐怖片,吓我一跳。妹纸可能是感觉到我在偷看,突然转过头看了我一眼,尼玛她看我的那表情分明跟我刚刚瞄到她手机屏幕上的表情一模一样!

  我汗毛倒竖,正要起身大叫,再次瞄了她一眼,咦~还是刚刚那个妹纸白皙的面庞啊!

  难道是我最近压力太大出现幻觉了么?她见我在看她,对我淡淡一笑,虽然还是冷冰冰的,但我悬着的心终究是落了下来。缓解下情绪之后,又一次望向她手机,她居然是在玩游戏?我的心思又恍忽了,也许真的是累了吧。。。好好睡一觉。

  不知过了多久,隐约听到乘务员喊:各位旅客,XX站到了。

  我醒了过来。啊,原来又到了一个站。我抬起头,整个车厢只剩下了我一个人,难道他们都下车了么?我抬手看了看表:凌晨十二点整。

  此时,我再也不能淡定了。怎么可能全车人都不见了?不不不,这一定是个梦,我从上车的时候就只有我一个人,刚刚那些人只是我做的一个梦,一定是的。

  我在不断地安慰自己,内心却波涛汹涌。我现在必须要找到一个人,一个能跟我说话的人。

  于是我大步向前面的车厢奔跑,不停地跑。跑到九号餐车车厢的时候,终于看到一个乘务员,我喘着粗气问道:“你好,车上的其他人呢?”

  此时乘务员怪异地看着我:“他们不都在这儿吃饭呢么?你眼睛长哪儿去啦?”

  我视线绕过她,真的看到,我们一整个车厢的人都在这里。

  坐我旁边那个妹纸,时髦的40岁大妈,纯朴的农民大叔一家,全都在这儿。

  我跑到农民大叔身旁去,问道:“大叔,你们怎么全都过来了啊,刚刚我一个人都找不见。”

  我问他的时候,旁边的人一个个都看着我,不说话。大叔回答道:“两块。。”

  我怪怪地看着大叔:“什么两块?”他便不再说话了,大叔旁边的大婶只是淡淡的没有表情地看着我。

  我弱弱地跑到另外一桌,开始点东西吃。这时原来坐我对面那个冷冰冰的时髦大妈过来对我说道:“小姑娘,你刚刚是在跟那边那位大婶说话么?”我说:“不是啊~我跟大婶旁边的大叔说话呢。。”

  “大叔!!!”此时所有人都看着我。。。那感觉,跟梦里,不,不知道是不是梦里,那种透心凉的感觉又来了。。。我弱弱地问她:“阿姨,这。。到底是怎么了?”

  此时那时髦大妈示意我坐下,她慢慢跟我说道:“其实我们这是一支送葬队伍。。”

  “啊?”这开头第一句话就给我太大的惊吓了,为什么会是送葬队伍,这到底?

  我还没开口问,时髦大妈接着说道:“我们大多都是亲戚朋友,故人前几天在收摊回家的路上,不小心出车祸,连腿都被撞断了,在医院住了好几天,没有抢救过来。我们就送他的骨灰回老家去安葬。

  你看,那两个孩子的奶奶旁边凳子上的包裹里面就是骨灰盒。”听完这话,我朝大婶那边望去,刚刚那位大叔没在位置上了,只有一个包裹。心里吃惊又害怕,但还是不由得细想了一下这位大叔的相貌。。。

  原来这位已故的大叔我真的曾经见过!前段时间,由于心情不好,我请了一个礼拜的假去隔壁市玩。

  住在宾馆里面,第一天早上我在宾馆楼下看到一个推着小车卖早餐的大叔,是我爱吃的大肉包子,于是买了两个。拿钱的时候发现没有零的,就抽了张100的给大叔。大叔说找不开,叫我明天再给他,还说他天天早上都在这儿卖包子的。我心想这大叔可真实在,于是我满口答道:“大叔你真是个好人,明天早上我一定拿零钱给你,谢谢哈~”大叔憨厚地回了句不客气。

  由于当天晚上玩得太晚,第二天早上睡到中午才起床,就忘了这事儿,后来想道明天再给吧。

  于是第三天早上,我起了个早床,跑到宾馆楼下,四处找了,没找到卖包子的那个大叔,我还问了宾馆收银员,她说这大叔在这儿卖了一年多包子了,天天都来,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来。

  于是我给了两块钱给宾馆前台,说下次看到他帮忙给一下。下午我退了房,去其他地方玩了。

  后来我回到自己所在的城市,也就忘了这事儿了。仔细一想,卖包子那大叔跟火车上这个只有我看得见的大叔长得一模一样,难怪我会觉得好眼熟。。。

  人在做,天在看。我第二天没有信守诺言给大叔那两块包子钱,结果遇到大叔又发生这种事。承诺,真的很重要。

  我调整好心态,去到大婶旁边,那大叔已经不见。

  我拿了两块钱给大婶,说这是我欠大叔的。另外还拿了200块钱,叫大婶送大叔回老家安葬后帮我点两柱香。

  有时候,自己说过的话,千万不要忘记了。。。

49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