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栋位于武工院东门口,是我们学校内年份最老的宿舍楼,相传这里前身是一座卫校,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才转给附近的大学作为男生宿舍使用,关于这里一直就存在着很多各种各样神奇诡异的传说。据说,这里不论白天外面多酷暑难耐,可只要你迈进十一栋的大门就会立刻感到一阵寒意袭来,不是那种一阵阵的清凉,而是彻骨的寒意。不知道你去过太平间没有,就和你站在太平间外所能感到的那种寒意一样。在这里住过的学生都说这里不干净,有人会在午夜听见楼道里有女生窃窃私语的声音,可你缺一个人都看不见,有的声称在半夜惊醒的时候看见窗外有人影飘过……很多很多,但都由于无据可查,最终也不了了之。可关于十一栋时间最久,也最诡异的还是——118宿舍故事……
  
  陈刚是武工院今年大一的新生,下午报完到回宿舍收拾行李,刚一推开门就看见屋内乱糟糟的一片,一个年龄相仿的孩子正躺在床上玩着手机,见陈刚进来冲他咧嘴一笑,指了指自己;王涵,你了。成刚!两人握了握手算打过招呼,回过头去继续玩自己的手机。随手将行李放在唯一的空床上,环顾四周,仅有的三张桌子,大都残旧不堪,上面布满了大洞小眼。只剩墙角的的一张,上面落满灰尘,显得驳为陈旧,表面还较为完整,陈刚一把拖到自己床前,略家擦拭,随手扯出了下面的抽屉,却只见里面尽然躺着一条艳丽的女士内裤,拎在手里,陈刚一时愣住了,这不是男生宿舍吗?怎么会有这种东西,。一侧头,王翰正歪着头一脸古怪神情的盯着自己,顿时大囧,慌忙将手中的东西一把扔的远远的,急道;这不是我的,刚翻抽屉的时候,,,王翰嘿嘿一笑,不有分说的打断了陈刚,好了哥们儿,我懂得。
  
  入夜,陈刚一个人对着黑漆漆的夜晚,翻来覆去,折腾了许久才睡着。刚一合上眼,只见一个身穿老式校服身材高挑的女孩站在自己面前,头发低垂看不清面容。伸出了一直惨淡的手臂骨冲着陈刚一个劲儿的挥着手示意他走近一点,陈刚像着了魔一样不由自主的向着女孩一步一步的挪了过去,一步两步,都可以看见她低垂的发丝下那只睁的惨白的眼球。陈刚突然感到一阵恐惧,拼命扭动着身体坚决不再往前一步,大声问道;你是谁?身体一下像重获自由一样停了下来不再像那个女孩走去。低垂的发丝下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突然裂开嘴笑了起来,呵呵,的声音如果拉锯一样难听,。啊!陈刚一翻身从床上爬了起来,脸上挂满了豆大的汗珠。呼哧呼哧的喘了半天。望着漆黑寝室中其它几位舍友打着均匀的鼾声。陈刚却久久无法入睡,满脑子都是那个发丝低垂的女孩。
  
  第二天一大早,手机叮铃铃的响了十几分钟,陈刚才不情愿的从床上爬了起来,胡乱披上衣服匆忙梳洗了下就向教师走去,今天可是报道的第一天。在课堂上,老师心致盎然的在讲台上说着,大学,社团,专业课。。陈刚却趴在桌上打起了呼噜。没多久,缤纷多彩的大学生活就让陈刚忘却了开学第一个晚上那诡异的梦境。过了没多久,寝室大规模调整,舍友们一听都纷纷主动报名。可陈刚却不为所动,天天上课逛图书馆,丝毫没有要搬的意思。没多久,辅导员就找到了陈刚,你寝室的同学都搬过去了,你怎么不搬。我就算了,搬寝室折腾人,再说一个人住着多清净。陈刚想都不想的回答。
  
  晚上,看着空荡荡的寝室,陈刚也没了玩的兴致,早早关了灯就上床睡觉,却翻来覆去的怎么都睡不踏实。过了好久才慢慢睡了过去,刚合上眼,突然一阵彻骨的寒意袭来,窗子竟然自己缓缓地打开,寝室内的温度,一瞬间下降了足有十来度。睡梦中的陈刚微微蹙了蹙眉,掖掖了被子。梦中的陈刚身处在11栋的楼下,可这里和自己印象中的十一栋似乎又不一样,周围长满了郁郁葱葱的树木,就在楼前的草坪上作者一个身着老式校服身材高挑的女孩正聚金汇神的看着笔记,娇美的面容上时而眉头紧蹙,时而欢喜。陈刚一时看得呆住了,感觉和眼前的这个女孩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一个油头粉面的小伙子突然走进了陈刚的视野,自顾自的走到女孩身边坐下,女孩侧头看了他一眼,皱了皱眉,有点厌恶的往旁边挪了挪。男的丝毫不以为意。自顾自的说道;我叫王权,权利的权,我哥是校主任,我叔父是这里道儿上的。说着还得意地翘起了大拇指。可女孩连头都不抬,王权一阵尴尬,又接着自说自话的问;美女你怎么称呼?你也是卫校的吧。女孩有点厌烦了;谭慧。说完侧过身子,将背影对着他。谭慧是吧,好名字,你今晚有空没,一起吃个饭吧。谭慧合上了笔记本,起身离去。可油头粉面的小伙却苍蝇般跟了上去,在她身后依然喋喋不休。眼看就要进宿舍了,王权忍不住伸手拉了一下,可换来的却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捂着脸上滚烫的掌印,王权冲着他的背影目露凶光,狠狠吐了口唾沫,转身离去。一翻身从床上坐起,看着黑漆漆的宿舍,陈刚才想起刚才是做梦,不过那个女孩面容却深深地留在他心中,那小子一看就不是善类,不知道他会干什么。那个女孩叫什么名字;谭慧,谭慧,好可爱的名字。
  
  次日晚,陈刚早早吃过饭就回了寝室,心中暗暗期待着那个女孩,谭慧,不知道她后来怎么样了。躺在床上,一合上眼,只见自己站在118号宿舍的门外,好奇地伸手想推门进去看看,却径直穿了过去,迈步走进去,和自己印象中乱糟糟的118完全不同,房间内收拾的一派井井有条。一侧的书桌边,一个女孩正自埋头奋笔疾书,谭慧!心中不由一喜,原来我的宿舍以前住的是这样一位大美女。咧手咧脚的走到谭慧身边轻轻坐下,动作小心翼翼,生怕打扰到她。定定的看着眼前娇美的面容,心中一怔发自内心的怜惜。突然,身后一阵嘎吱的声音传来,陈刚一回头,正看见上次那个油头粉面的王权正鬼鬼祟祟的从门缝里探进身子,又是他,想干什么?陈刚猝然一惊站起身来,却发现自己整个人被定住一般,连一根手指都动弹不得,拼命张大的嘴里却发不出一丝声音。眼睁睁的看着他狰笑着从自己身体里穿过,向着谭慧一步步走过去,谭慧似乎察觉到身后的异常,刚一回头就被一只手死死摁住了嘴,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人,拼命扭动着身体,可王权却似乎越来越兴奋,仰头狂妄的哈哈大笑起来。扭动的身子慢慢瘫软下去,王权一把将她拖到了身后的床上,恶狗般扑了上去。啊!!陈刚猝然惊醒,抹了一把额头细细密密的一层冷汗。突然一种很诡异的感觉袭来,似乎在这黑漆漆房间里还有一人正在黑暗盯着自己,嗖的一下跳起,窜到墙角边一把摁开了电灯。空荡荡的房间里除了自己一个人也没有……
  
  第二天一大早,就早早去了图书馆,接连两天都梦到那个女孩,这里以前肯定发生过什么。陈刚决定查个明白。可翻遍了图书馆中的文献,却找不到一点相关信息,又找到相识的几个大四学长,四处打听才隐约得知十一栋以前似乎发生过什么凶案,后来也没结案就不了了之,再后来就转给了我们学校做男生宿舍。十一栋以前到底发生过什么,为什么自己一再梦到那个女生,开学那晚梦到的女孩又是谁,这一切有什么关系,一系列的疑问压得陈刚喘不过气来。不管怎么样,今晚一定能知道最后的答案。天很快就黑了,陈刚回到宿舍,看了一眼房间内静静的成列,索性连灯都不关,和衣躺到了床上。
  
  冰冷的灯光,闪亮的办公桌,原来是在办公室里,陈刚回过神来。只见几个西装笔挺的人正自坐在高高的办公桌后兀自闭目养神,坐在沙发上女孩不时发出一声声压抑的抽泣。陈刚定神打量片刻,以前那个面容姣好的女孩再也不见踪影,只见眼眶深深陷了下去,眼中满是血丝,一脸憔悴。咳咳,一个西装笔挺的家伙清了清嗓子开口了;谭慧同学,你也是我们学校很优秀的学生,我们老师都是有目共睹的,你说王权他侵犯了你,我们肯定会给你一个处理结果的。不会因为他是谁的亲戚我们就报批他。说着侧头看了一眼坐在身侧的王权,王权正自吊儿郎当的坐在一边玩着手机,听到这里不屑的撇了撇嘴。“不过,如果也是讲法律的,什么都要讲个证据,你说他侵犯了你,你也去医院检查过,没有证据,你怎么能污蔑他了。有没有其他人证物证,就不要再胡乱猜疑别人了,你是我们老师眼中的好苗子,学校早就打算把你作为重点对象来培养,以后保研什么的都不在话下……”
  
  “你们……”原本坐在沙发上哭泣的她,突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冲着办公桌后的他们一声大吼。转身冲出了教室。一口气爬上了楼顶的阳台外,抹去眼泪,回头狠狠看了一眼身后的众人。闭上眼,带着无尽的怨恨义无返顾的跳了下去。不,陈刚拼命冲上前伸手想拉住她,可仍然晚了一步,脚一滑连自己也一并坠了下去,瞬间只见在楼顶站着一个发丝低垂的女孩,一整风吹过飘起了遮住面庞的头发,只见一侧的脸已经一片血肉模糊,露出了森森的白骨,仅剩的一只眼球和半边嘴唇冲着陈刚咧嘴笑了。这到底是梦,还是现实,可惜已来不及思考。砰得一声重重坠在了十一栋楼前的水泥阶梯上。一瞬间将十一栋的的大门前都染成了一片鲜红。啊!正从楼前走过的两个女生见状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4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