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来跟北京的缘分也是奇妙,高考那年北大给了我们学校一个保送名额,然而我并没有选择去北大,一方面是我不太喜欢北京的气候,另一方面被保送的那个人不是我。

369